第109章巧言离间(1 / 2)

擒郎策 阿闲 5322 字 9天前

脱脱阿布被他重重一掌打在面上,几乎背过气去,许久才缓过口气来,但觉脸颊生疼,脖颈黏腻,周身难受,心底羞愤难堪致极,却忍不住笑出声来。刚刚笑了两声,但闻脚步声响,宝力德提着一只破桶冲了进来,一桶凉水劈头盖脸便向她浇来。

“噗……咳咳……”口鼻被水直直扑中,呛入一口凉水,脱脱阿布连声呛咳,全身湿透,在这四月天气,只冻的全身发抖,整个身子倦缩成一团。

宝力德狠狠向她瞪视,牙齿咬的咯咯响,就是说不出话来。

脱脱阿布咳了一阵子,缓过口气来,张眸瞧见宝力德也是满脸水渍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宝力德怒极,一把将破桶丢开,抢前挥手要打,却闻门口苏合纳闷的声音问道,“父王,这是何故?”宝力德回头,但见他眸光掠过满地的水渍污秽,目光定在脱脱阿布雪白的肌肤上,喉间“咕噜”一声,吞了口唾沫,呆呆的移不开视线。

宝力德微一咬牙,狠骂道,“这丫头可恶的紧,伸脚在破桶上一踢,转身向门外去。那破桶被他踢的飞了出去,在墙上一撞又再跌回,正正砸在苏合脚上。

苏合正瞧着地上女子发呆,冷不丁被桶一砸,惊的一跳,瞬间捧着脚大叫。脱脱阿布躺在地止,衣衫不整,全身湿透,形容极是狼狈,见此情形,却笑的极为欢畅。

苏合抱着脚转了几个圈,一眼见她笑靥如花,不由一呆,顿时脚疼也忘了,愣愣的瞧了半晌,喃喃道,“阿布,你真美!”一步步行到她身边,蹲下身来,探出一指,在她肩头裸露的肌肤上轻抚,神色竟是说不出的虔诚。

脱脱阿布肌肤被他触到,心里顿时一寒,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眼见他一手拉脱她腕上绳扣,便要合身压下,忙笑声一收,冷道,“苏合,你知不知道,你父王方才和我说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苏合一愣,撑着手掌,身体悬在她的上方,俯首向她注视。

脱脱阿布轻哼一声,说道,“方才,他说你太蠢,根本不是当皇上的材料,他纵然当了皇帝也不会传位给你,我若跟着你,也当不了皇妃,倒不如跟着他。”

“不会!”苏合大吼,额上青筋崩现,摇头辩道,“我父王虽有二十几个姬妾,却只生了三个儿子,我大哥堕马而死,二哥病了一场成了傻子,只剩下我,跟着他征战无数,他不传我还能传给谁?”

脱脱阿布撇唇道,“他正当盛年,若是当了皇帝,自然会广纳妃嫔,到时便不止你一个儿子。他说……他说若我肯跟他,他日后,便将皇位传给我的儿子!”

她虽极力将瞎话扯的平稳,但终究是未出阁的女儿家,说到自己生儿子,终于舌头打结说不下去。好在苏合脑子混沌,哪里瞧的出来,只是连连摇头,说道,“我不信!”

脱脱阿布咬了咬唇,垂眸向自己身上一望,脸上掠过一抹红潮,低声道,“他方才……方才……”

苏合顺她目光瞧去,但见她衣衫破碎,大片肌肤裸露,顿时起疑。他脑子虽笨,但终究是纳过十几个姬妾的人,男女之事倒是一清二楚,这等情形,自然知道是出了何事。脑子里又转了转,见脱脱阿布手脚被绑,自然不是自己撕开衣衫嫁祸。但要说让他全信,却又不禁犹豫。

脱脱阿布见他神色迟疑,知道他已信了几分,心知宝力德随时都会返回,那时便功亏一篑,忙道,“苏合,你想想,那日在沙拉诺尔湖畔,他说过什么?”

苏合呆了一呆,问道,“说过什么?”

脱脱阿布心里叹气,这个人,当真蠢笨如牛,只得咬牙强忍羞涩,说道,“你忘了,那日起了风暴,他拽着我一同奔跑,还说……还说……要和你爷儿俩一同……一同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却再也说不下去。幸好苏合虽蠢,却也不算并无脑子,那日宝力德说的话对他极为震憾,倒也还记得,不由一拍大腿,说道,“是了,他说要我们爷儿俩一同服侍郡主!这个老混蛋!”随口骂了一句,又一踌躇,说道,“只是……只是如今只剩我父子两人,我……我……”

脱脱阿布心中焦急,暗暗咬牙,突然冷笑一声,嗤道,“原来你说你心里有我,会好好待我,不过是为了哄我,全是假的!”

苏合一张脸涨的通红,大声道,“谁说的,我……我自从那年随父王进京,见了你一次之后,心里想的是你,梦里梦的是你,便是和我旁的婆娘睡觉,也把她们当你,怎么会哄你?”

脱脱阿布听他说的粗俗,俏脸也是不由得涨的通红,“哼”了一声,侧头道,“可你此刻绑着我,知晓你父王如此待我,也不敢说个‘不’字。嗯,我知道了,你心里虽然有我,但你终究要靠着你父王,才能显出你苏合的威风,亏你还枉称什么英雄好汉,也罢!你如此怕他,你将我让给你父王也好,倒还能落个父慈子孝!”

草原儿女,最是忌讳旁人说他不是英雄好汉,苏合年少时便随着宝力德征战沙场,虽远远算不上名将,却也是一员勇将,此时见她唇角微撇,一脸不屑,不由大怒,呼的站起,喝道,“谁说我怕他?我……我又岂会将你让他?”双手一卷衣袖,嚷道,“你等着,我这就去寻他!”说着转身便向门外奔去。

脱脱阿布急唤,“等等!”见他门前回头,忙露出一脸祟拜,问道,“你说的话当真?可不是背了我去寻他商议?”

苏合怒道,“自然不是,你等着!”转身又要奔出,脱脱阿布忙唤,“苏合!”